今年以来,我国加力提效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和支出力度。“减税”和“增支”并举,二者表现如何,地方能否做好收支平衡?为此,财政收支情况格外引人关注。

  财政部近日发布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0678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税收收入126970亿元,同比下降0.4%;支出方面,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8612亿元,同比增长9.4%。

  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特别是作为收入主体的税收还同比下降,反映出减税降费政策效应持续显现。比如,工业企业实际缴纳的增值税收入下降4.1%,主要受去年降低增值税税率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值税新增减税效果进一步放大等影响;个人所得税下降29.7%,主要是实施6项专项附加扣除等减税政策效应释放。

  据测算,今年减税降费总额将超过2万亿元。从短期看,减税降费会减少当前的财政收入。但从长远看,能够有效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扩大税基、培育税源,促进企业加大创新投入、增强竞争力,起到增强经济发展后劲等一举多得的效果。

  国家统计局最新统计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有人担心,财政收入的增速和GDP相比是否偏低。“总的看,前三季度财政收入运行总体平稳,如果将减税等因素还原回去,预计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与GDP现价增幅基本匹配,保持在合理区间。”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表示。

  从财政支出看,全国财政支出保持较快增长,重点支出预算执行情况良好,特别是教育、科技、就业和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增速较快。比如,河北省财政支出今年以来一直保持两位数以上较快增长,前三季度全省民生支出完成4865.5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80.2%,增长13.7%。

  “一减一增”体现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促进了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与此同时,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减税降费政策效果显现等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放缓,收支平衡压力较大,如何确保地方财政平稳运行?

  实际上,国家在部署减税降费时,对这个问题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会给财政带来一定压力。在全力落实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政府通过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压缩一般性支出及‘三公’经费、发挥地方政府债券作用等方式开源节流,努力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力求平衡财政收支关系。”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说。

  在前三季度财政收支数据中,非税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引人关注。非税收入很容易被等同为“收费”,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本收益等多方面。刘金云解释,在税收收入下降的同时,行政事业性收费继续下降,“1月至9月非税收入增长29.2%,主要是为有效应对预算平衡压力,一些特定机构和国企上缴利润及盘活国有资源资产收入增加”。

  国家还从体制机制上,为落实减税降费政策、应对财政收支平衡压力提供重要保障。日前,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明确了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比例稳定、调整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等改革措施,为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提供有力支撑。

  当前我国经济保持总体平稳运行态势,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这为财政收入合理增长提供了基础。展望四季度,由于去年四季度财政收入基数较低,加上去年10月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翘尾减收因素已经没有,预计全国财政收入增长将有所回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曾金华)